股际生涯


      

四十二

    其实州州电力是投标方,负责谈判费用的应该是它,现在是西桥反主为客,也只是希望合作的事更加顺利为矣;对于这种反主为客的问题,州州电力老总们也并非全是酒色无度、思考无脑的人,只是对方有名校实验小组作后盾,营业执照也无问题,合作更是对双方都极为有利,所以未去上海前,州州电力高层巳基本同意合作意向,加上此次上海之行头儿们极尽风花之能事,也发现自己处于南海疆原来也有思维局限;比如经济发达社会打破传统禁固,大男人主义在上海无市场,演变成大金钱主义,男人不论多丑,袋里有钱,便是皇帝;女人有本事赚钱(来路不究),也可以象牵狗一样牵个俊男;这种情况在广东方面却不多见,也正是固守,令开放多年的面貌也未及上海方面进步,所以想来也不应该抱着全吊7成的用电户就不思进取,这个宽频网是搞定的了。 

    告别了上海的“温柔”,一帮大男人们回广州签约,虽然手续上仍非常严谨地租下酒店会议室,但作为彼此相熟的“襟兄弟”,议论间不时还将沪上电视告的几位女演员作细致比较,一阵欢笑中,合作意向书巳基本确定下来,主要构想如下:州州电子以一个满负荷生产的中型发电厂与安息科技置换其属下的宽频研究小组,后期研发费用由州州电力负担,但研发成果投入商业营运的收益安息科技不得过问;反之电厂剥离后的纯利收益也只由安息科技独享,为提高合作的市场影响力,资产置换后公司易名为“州州安息科技电力有限公司”,股票简称“州州安息”。 

    大鸟一面观注吴西桥的工作进展,一面吩咐黄链做好全盘的消息散布计划,并督促“浣熊胆”和“僵尸”全面热身,准备配合利好消息制造“买气”,当吴西桥的计划巳完成时,大鸟举起秘书刚帮他换的新手电“太极”,感应笔点几点,然后与黄链链接的友好网站如“汪汪证券”和“洋洋信息”皆作首条列出“州州电力”变“州州安息”的重要资产置换消息,隔日该股突然出现大手买盘,各券商自营盘操手从“龙虎榜”发现异常,迅速跟风买入,当日轻松涨停,股评们发现强股,未涉内幕,也唯恐落后地吹起“股”号,启发散户跟进,结果连续涨停三天,“州州电力”先出公告说合作事宜未谈妥,三天后刊登全部资产置换内容。

 

 

下一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