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际生涯


      

六十五 

    大鸟将相在间的情况更为详尽地解说一番,为了让古董增加对密封胶厂的投资兴趣,志摩预先得到光仔的指点,专挑优点来讲,比如订单充足,产品在品种规格上仍有很大拓展空间等等,而且强调,要不是自己融资能力差,绝不会出让的;尽管出让,自己仍要保留受薪管理者的地位,因为该厂是心血之作,不想因他人管理不善而导致任何闪失。 

    古董在潜意识里是看不起志摩,主要是针对他的性格方面,于是挪谕道:“若果你本人坚决认为自己是该厂发展的关键,也不致于落到寻求合作的地步,大鸟见一直与我谈的是收购,既然我是收购方,人事任命权自然掌握在我手上,如果你把这一点作为条件,我看这事谈不成了。” 

    大鸟见到两人斗嘴可能马事情搞砸,连忙打圆场;“我看为了一个良好的企业继续状大,大家都不必抱死一种观念;志摩能从前老板手上接下一个烂摊发展成这样的规模,确有其独到之处;但至于扩大再生产,恐怕少了古老板的魄力也不行,我看大家就不必太多针对人事问题上的处理,如果收购计划运作起来,应组成新的监事会,让能者上任,厂长无论是志摩做还是其他人接手,由监事会决定,唯一的宗旨是让企业发扬光大”。 

    听了一番颇具领导人风范的劝解,令双方都十分信服大鸟,随后的谈论就主要集中在企业随过上市公司引进更多资金铂的产品拓展方向,在此时此地的局部世界来看,几个人正在构造一张美好的蓝图,无论知情不知情,都非常投入。而世界的另一个局部:推士机正在把上万亩耕地填士推产,承建商正受马来西亚一家大型橡胶企业委托,建造东南亚最大型的车用橡胶件生产厂房,与志摩的小厂相比,对方起点高,后台硬,竞争从一开始就是不公平的,只是巨人诞生尚要时间,让志摩有了脱身的机会,至于失败转嫁给谁,就看大鸟的魔术手。 

    在孤岛最后一晚的娱乐项目是“踩波波”,每人都要单脚站立并绑汽球在脚后跟,然后 用手扣住另一只脚步,空闲的手作平衡,目的是踩破别人的汽球,每成功一次获胜者就有权要求失败者为自己做一件事,这种学生时代的游戏,在天体状态下的玩法更为刺激,因为男女身体上都有容易晃动的器官,害羞的人碍于情面不敢努力去跳,结果自己的“波”被踩爆又不得不应对方要求做更难堪的事。

 

 

下一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