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 [1993年12月19日 星期日]__①


    昨天今天股市不交易,丽亚都看住我,不让我离开。只要我换上外套,她马上警觉地说
:“到哪去?”她需要我,她害怕这个时候孤独,我成了她的精神囚徒。几天过去了,我们
没有再看见仇人追踪的痕迹,心头宽松了一些。到了下午,不行了,我必须出去,和紫玲约
好见面,再去找她的哥。我不能失信,我不能让纯真的山野姑娘在那里空等.
    我漫不经心地穿衣,拿起头盔。丽亚立时问:“你要出去,到哪里去?”我说:“不到
哪里,就在门口,买些股票报纸,马上回来。”
    “就在门口,戴头盔干什么?”
    “车子开惯了,不习惯走路了。”我知道如果不说谎,今天就别想逃出这个金丝窝。
    她总算不追问了。我在楼梯上还慢悠悠走,一骑上铃木我就飞一般疾驰。很快到了老地
方。
    紧玲已经在那棵大松树下,正朝四周张望。她穿着水红的衣服,在街头上很瞩目。我的
车子恰好停在她的跟前。
    她惊喜地说:“你可来了,迟到了。”
    “着急了,以为我不来了?”
    “不,没那么想,我想你一定会来的。”
    我请她上车,上次我们到城南找,今天我们要到城北去,那边的装潢公司建筑公司不少
,我事先已经问过了地址。车子加速了,她就在我的后面,前身和我的后背时常碰挨,挨上
的时候浑身有一种妙不可言的感觉,脱开的时候我在心里等着她来。她的一只手从后面兜过
来,揽在我的腰的下一点,肚脐上一点,那地方就热烘烘的,把丹田的气也引上来。风很大
,她却迎着寒风不停地说话,似乎这次去一定能找到哥。我惊奇的是她很少有忧愁,再怎么
不好的境地她总是信心十足。我不由在心经把她和丽亚做了比较。丽亚难得坐我的车,偶然
坐一次尽量变把自己缩小,也许是怕我撞上什么,也不说话,只是紧紧箍紧我,可是紫玲不
一样,她跟着我好像去检阅,看到路边好玩的事都要在我的耳边说。而丽亚在家的床上,就
是另一个角色,是一头发情的母豹,不得不叫你头发都竖起来。至于紫玲,我不会动邪念,
如果也上床就失去了意义,我必须把她和丽亚区别开来。我想丽亚可能是一盆鲜美油腻的浓
汤,喝下去五脏六腑都舒服无比,而紫玲是一棵树上的野果,不用摘,不远不近地看,心里
就像喝了甘露一般。
    不一会儿我们到了地方,那是一排新起的大路,一字排着好些家装潢店,我们一家挨一
家地找,起在是我问,她在边上听,后来她忍不注,抢在我的前面问话。第一家以为我们是
来谈生意的,一看不是,兴趣大减,说从来没听说过这名字,第二家听了直摇头,就要我们
走。直到第五家才有一个伙计说,好像见过这么一个人,那是一年前了。紫玲的眼里透出光
来,盯着他穷问不舍。伙计说,也只是见了一面,在一家小旅社里住,第二天大家就各奔前
程,找事干去了,此后再也没见过。紫玲还是不放过他,却没有进一步的线索。出门后她默
然无声,我心里却微妙复杂,要是真这么容易就找到了,我的游戏不就结束了,我的精神图
腾不就归于他人了吗,所以失去线索我潜意识中还是有点幸灾乐祸。
    我请她吃小吃,吃到一半她对我说:“今天有一个人找我,我从没见过他,他却对我说
,要给我一份工作做。”’
    我也没留意,随口说:“有这样的好人,可能是迷上你了。”
    她咂嘴,说:“听你胡说。那人好有意思,扎根不长不短的辫子。”
    我停下筷,吃惊地说:“你再说一遍,他扎辫子?多大年龄?”
    “有30多岁。长得很壮实。”
    “他对你说什么,给你安排什么工作?”
    “他说他有家太阳泳池,是全市最豪华的,他要招一些素质好容貌好的女孩,他说他看
了好些个,我是他看见的最合适的。”
    我追着她问;“他还说什么,其他说什么了吗?”
    她疑惑地说:“没有啊,就给了我一个地址,让我明天去上班。他还说工资很高,让我
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我想周欢好聪明,他不费力气,就找到了紫玲,却一个字不说同我的关系。可怜的陶先
生,别以为你自命不凡,人家已经抄了你的老窝。
    “你说,要是我去上班,上班了还有时间找我的哥吗?”
    我不动声色地说:“你应该去上班,会有时间的,我们慢慢地找,要有耐心。”说着我
站了起来,叫人来结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