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九 章


 

  京港房地产公司的股票虽然没有正式上市,但是在S市股票市场中却成了抢手货。其价格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在一个星期内奇迹般地翻了十番。一个新成立的证券公司甚至在证券交易所公开买卖这种没有正式上市的股票。
  “这种用内部消息来赚钱的行为是非法的。”小岛对常锐说,“在我们日本有‘利库路特事件’,在英国有‘蓝箭事件’。这两个事件使许多要人倒台。”
  “然而在S市没有有关的法律和规定。”常锐回答。
  “没有法律就没有违反,因此这些行为就是合法。”小岛点头。
  康定也购买了一百股京港房地产公司的股票。
  因为常锐入市,因为许多消息灵通人士入市:因为证券交易管理委员会的官员对股民们关于“京港房地产公司的股票发行是否合法”的询问不置可否……所有这些都使一个热潮接着一个热潮。使京港房地产公司的股票爬上峰巅。
  常锐再度吃进京港房地产公司的股票。因为资金不足,他以房屋为抵押,向建设银行借了二十万元。
  法国伟大的自然科学家约翰·亨利作过这样一个著名的“毛虫实验”:他把毛虫排列成一个圆圈,然后在中间放上一堆毛虫喜欢的食物。可毛虫只会跟着前面的毛虫爬行,于是它们就开始了七天七夜的长征,直到最后全部饿死。
  人的行为在某些特定的时候与毛虫有极大的相似性,相当地盲目。
  常锐在亚园酒店宴请刘科。
  “因为我的财产在这一个月内翻了若干番,所以今天要点一道最贵的菜表示我对你的谢意。”他问服务员,“什么是今天最贵的菜?”
  “最贵的菜?”服务员想了想后说:“‘轰炸伊拉克’。”
  “就要它。”常锐对刘科说,“我原来还以为是龙虾什么的呢!”
  “其实你根本不用感谢我,你也使我的财产翻了若干番。”刘科熟练地使用着刀叉。因为政府有关于“行政官员参加股票市场交易必须申报”的规定,所以他用常锐的名义购买了价值十万元的京港房地产公司的股票。
  “那么咱们来一个普天同庆。”常锐举杯。
  “轰炸伊拉克”上来了。它其实就是把锅巴烧热后,再往上一浇佐料。因为有一声响,故而称之为“轰炸”。
  “我听我家老爷子说过,在抗日战争时期,重庆也有这样一道菜,不过名字叫做:轰炸东京。”常锐让刘科先动筷子:“眼下正值海湾战争期间,他们就把名字改了。看来利用信息赚钱,不光咱们会,任何聪明人都会。不过它贵得没有道理。”
  “这也和股票市场上一样,因为贵你才买:也因为你买它才那么贵。”刘科说。
  “至理名言!”常锐举杯。
  “我要回日本去了。”小岛把常锐请到自己的住所。
  “任期满了?”
  “我不是政府正式聘请来的,因此无所谓任期。”
  “那是为什么?”
  “我在这里没有任何用处。所有我提出的建议,采纳率不到10%。在我们日本,这样的顾问是一定会被解聘的,所以还是自己走的好。”
  常锐一时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于是只好环顾四周。
  “我虽然搞不懂你们的股票市场,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在全世界都通用的道理:一个健全的股票市场,既要有‘长线’投资者,以保持股票市场的稳定,也要有‘短线’投资者,以保持股票市场的活跃繁荣。如果都是‘长线’投资者,股票市场将死气沉沉。如果都是‘短线’投资者,那么这将是一个十分危险的市场。”小岛打开箱子,从中取出一尊雕塑,“这一年来,你对我的帮助不小,分别在际,我送给你一件礼物。这是纽约证券交易所俱乐部七楼餐厅雕塑的复制品。”
  常锐仔细地观看:这是一尊熊和牛搏斗的雕塑,形象十分逼真。“我看上去好像是公牛战胜了北极熊。”
  “你再换一个角度看看。”
  常锐换了一个角度后立刻发现全部都变了:熊给了牛致命的一击。
  “这就是股票市场最好的象征,没有永远的‘熊市’,也没有永远的‘牛市’。一切都在永恒的变化中。”
  常锐点头:“您还有什么指教吗?”
  “我不知道你手中有多少京港房地产公司的股票,我也不知道目前的股票市场会向什么方向发展。不过我个人的直觉告诉我:要小心被‘多头套牢’。”
  “你得到什么消息吗?”
  “仅仅是个人的直觉而已。”
  常锐回家时,只有康定一个在家。他没有和她打招呼,就进了自己的房间。他需要认真的思考一下。
  我应该卖,还是不卖?最后问题归结到这一点上。他想起一个与他熟悉的S大学经济系张教授说的话:“经验告诉我:那些真正懂得股票知识,消息灵通的聪明人,往往就是赔钱的人。因为他们一有风吹草动就买进或卖出。去年年初,专家们分析:田野公司的股票因经营欠佳,所以可能跌。而开发银行的股票会涨。可到了五月,偏偏是田野公司的股票涨了十三点六倍,而开发银行的跌了五点九倍。聪明人按照‘切不可贪得无厌’的原则,在某种股票升到百分之三十后就把它卖了。可就在几个月后,它就涨到十倍左右……所以赚钱的往往是那些‘愚蠢’的人。”
  他说得有道理:套用资本主义成熟的股票市场经验来指导S市这个不成熟的社会主义股票市场来是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的。常锐用遥控器打开窗帘。在成熟的市场上,一个公司的股票是涨还是跌,一般和它的业绩有关,因此涨跌互补。可在S市却是要涨都涨,要跌都跌,什么计算公式,什么走势图表都不管用。我不卖了。
  康定敲门后进来说:“我有件事想和你说。”
  “说吧。”
  “我的钱挣够了,所以我想回老家去。”
  “知道了。”常锐从冰箱中取出饮料,给康定一筒,“不过我有一个问题:钱还有够的时候?”
  “我只想要两万块钱,在我们县城开一家商店。而现在已经差不多有四万块了。”
  “你积攒钱的速度不低。”常锐笑着说,“甚至比我还要高。”
  “我把京港房地产公司的股票卖了。”
  “什么价?”
  “差不多是原来的五倍。”
  “如果你把它卖给我,我就会给你更好的价钱。”
  “我劝你最好也把它给卖了。”康定欲言又止。
  “往下说。”常锐的观察是很敏锐的。他递给康定一简饮料。
  “我不知道该不该说。”康定知道股票市场是瞬息万变的,自己的消息如果不确,就会给常锐带来很大的损失。
  “你尽管说你的,对不对我自己会判断。”
  “我昨天晚上在亚园酒店的衣帽间听到几个人说:北京不肯批京港房地产公司的股票在S市卖。”
  “你没有听错?”
  “没有。”康定说话的声音很不自信。
  “我已经看到正式的批文。”
  “我看那几个人的衣服穿得特别好,好像其中还有一香港人。”康定根本不知道“批文”是什么东西,她靠的是直觉。
  “你怎么知道是香港人?”
  “他用港币。”
  “在S市用港币的人多了。”常锐松了口气。
  “他还有香港护照。”
  “你认识香港的护照?”
  “它的皮上有狮子的图画。”
  常锐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我记得你有一个关系在北京人民银行金融证券管理处当处长?”常锐问辜梅。
  “你的记性非常好。”
  “你能不能给打听一下《关于〈京港房地产公司申请在S市发行股票的请示报告〉的指示》这一文件的真假。文号是一九九○中银发第八五六号。”
  “你声音都变了,什么事情,这么急?”
  “可以说是有关我的身家性命。”
  辜梅拿起电话。
  处长不在办公室。
  “你打到他家试试。”
  “我不知道号码。”
  “能不能通过什么途径打听出来?”
  “似乎没有途径。”
  常锐一下子瘫在沙发中。
  辜梅静静地看着他。
  三个小时内,心脏一直像要冲出牢笼的野兽一样撞击着常锐的胸膛。
  “我实在是不忍心看你这副样子:就像剔了骨头的猪肉一样。”辜梅看看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我要是不给你打这个电话,你就会在我这里呆一夜。”
  常锐睁开眼睛。内心活动剧烈时,外表总是非常平静的。
  辜梅拿起电话,艰难地拨号:“我找卢处长。”
  “你是辜梅吧?”说话人是一个女子。
  “对的。是我。”辜梅的话一下子变得不连续。
  “你找他有什么事?”问话很尖利。
  “没有什么事。”辜梅说完又补充道,“只是想和他聊聊。”
  一声冷笑:“已经是二十年过去了,你还没有忘了他。我告诉你:我们的孩子都上初中了。”
  辜梅重重地放下电话。
  常锐没有提任何问题:几乎每一个女人都有不可告人的过去,美丽的女人尤其如此。他开始不停地抽烟。一个小时后,他终于忍不住了:“你再打一个,如果是卢处长就说话,不是就算了。”
  “你不了解卢太太,”辜梅边拨号边说,“在一个星期中,你不能突破她的防线。”
  果然是卢太太。
  回家后,郭夏仔细地盘问他到什么地方去了。
  常锐被逼不过,就把所有的情况和盘托出。
  郭夏一下子就愣住了。
  郭天谷在屋子里来回踱着步。他此刻的心情非常复杂:因为他事先以委婉的方式,发表了马副主任提供的消息。
  第二天整整一上午都没有能找到卢处长。他一直在海关开会。
  常锐提着一箱子股票,守在电话机旁边。
  中午一点,终于把卢处长呼了出来。
  “按照一般规律,发行新股票,必须由我们出面,与计委、经贸委联合发文。”卢处长说,“如果在其中牵涉到外资,就必须与中国银行和海关联合发文。”
  “特殊情况有没有?”
  “如果有上面的人说话,也有这种可能。”卢处长的话相当辩证,“怎么,你在做股票买卖?”
  “是的。”辜梅看看常锐。
  “那你在四点到六点之间等我的电话。”
  六点十分,卢处长的电话来了:“我已经落实:中国人民银行没有发过任何关于京港房地产公司在任何地方发行股票的批准文件。一九九○中银发第八五六号文件是关于加强外汇管理方面的。”
  常锐听完,连招呼都顾不上打,就冲了出去。
  股票市场已经关门。
  常锐马上赶到“黑市”。可刚刚找到买主就赶上市政府组织的“取缔黑市”行动。他好不容易才溜掉。
  第二天,市政府发布文告:京港房地产公司发行股票的行为是非法的。予以取缔。
  第三天,市政府又发布“禁止场外交易”“利用内部消息买卖股票”“非法过户”“私下串通”和“证券交易管理委员会的官员。上市公司董事、监事不得参与股票买卖”的文告。


    

   上一页

下一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