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庄》

 

作者:吴敌


  10.袁非站在刘长青面前人生第一次感到手足无措


  袁非和林琳都是睡懒觉的行家,在不上班的日子里,他们基本上都是中午才起床。两人在刚同居的时候更过分,常常要睡到下午二三点钟才考虑起不起床,肚子饿了就由袁非去冰箱拿饼干充饥,后来逐渐好一点,但这两天的午饭弄得十分简单,有时候就是几包方便面管饱。他们都是大龄青年了,却总是象没妈的孩子。
  袁非昨晚整理“操盘思路”很晚才睡觉,陈红梅说刘长青可能要跟他谈谈操盘的事,要他有个准备,不要到时候无话可说。袁非明白这次见面的重要性,他不怕刘长平,却很有点怕这位曾经叱吒海南的富豪级人物。
  林琳昨晚在客厅看电视等袁非完成作业。前天晚上袁非赶着写操盘计划书,她自己先去睡觉,一人在床上睡得鬼冒火也睡不暖和,大概是刚睡着没多久,袁非上床动被子把她给弄醒了。她当时气得只想喊叫却说不出话来。袁非明白头一天已经把林琳得罪了,他在说还要熬夜写操盘设想前,先说了第二天可以免费到东山度假村痛快玩一天。如果不是有很好的节目,林琳是不会放过他的。
  林琳早醒成了习惯,昨晚虽然睡得很晚,她一早还是醒了过来。平时不上班,她会蒙着头又睡过去,但今天有好玩的事,她有些兴奋就不想再睡了。她不睡觉,袁非肯定也得醒来。袁非被她弄醒以后,看时间尚早就抱着她亲热了一番,以补偿她这两天的独守空床。
  林琳今天的精神蛮不错,她拉着袁非一起上公车。袁非天天坐这路车,今天有林琳在身边,竟然有种新奇的感觉,他搂住林琳的腰,相互依靠着站在一起,中途旁边空出一个座位,两人谁也没打算去坐。袁非和林琳相互感觉到了彼此是爱着对方的。
  他们赶到益都大厦,袁非看见陈红梅站在大厦门口就拉着林琳到了她的跟前,给他们作了介绍。陈红梅主动拉起林琳的手说:“林琳呀,早想见你了。你比照片上还要漂亮,袁非真是好福气。”
  林琳望着眼前这位好气质好美丽的女人有些恍惚,脸上不由自主地笑了笑没言语。
  陈红梅松开林琳的手给他们介绍身边的苏小玉,她告诉袁非说苏小玉是董正华的女朋友,大媒是她陈红梅,现在知道为什么董正华叫她陈姐了吧。袁非点点头算听明白了。这时,刘长平开着陈红梅的别克车来到大厦门口。陈红梅招呼袁非他们上车,她问苏小玉跟那部车?苏小玉向她摆摆手走向跟在后边的董正华开的一部桑塔纳。
  四十分钟以后,两部车来到了座落在东山半山腰的度假村。度假村主要建筑物分东西两楼。东楼有四层,依山而建,底楼是餐厅;西楼有三层,面积比东楼大,外观却要差一些,它的底楼是卡拉OK厅和健身房。东西两楼中间是一个大水塘,水塘里可以钓鱼,水塘边上有一排平房是茶室。整个度假村是海翔集团前年投资近一千万元兴建的,去年底建成后已经开始对外营业,由于季节不对少有客人光顾,现在的一切设施还是新的。这几年东山的度假村、农家乐象雨后的春笋般一个个冒了出来,其中有多少能成长起来就要看各自的特色经营了。
  东山度假村的陶大美经理从东楼里迎出来,她后边跟着她的大哥--银海投资顾问公司的总经理陶大庆。
  刘长平对身边的人说:“红梅,你们先走吧,我跟陶大庆说几句话。”
  刘长平看着陈红梅他们跟着陶大美进了东楼,他问陶大庆,老板什么时候走?陶大庆说:“十一点。”
  “张晓泉一家人呐,怎么安排?”刘长平问。
  “老板叫你负责。”
  “张晓泉说什么没有?”
  “他说下午要回市区。”
  “大庆,就由你送他们回市区吧,他们需要什么给我打电话,我今天不走了。”
  “老板十点半要见海益公司的袁非,单独见。”陶大庆说。刘长平点点头向东楼走去。
  陶大美带着客人进了东楼,东楼大厅里站着十多位漂亮的女服务员,陶大经理让她们作了自我介绍。陶大美给陈红梅他们说:“我们这儿的服务员不在岗上可以陪客人聊天。”
  袁非对陈红梅说这种创意不错,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陈红梅把陶大美召到面前问她这种方法是谁的创意?陶大美不解地问什么方法?陈红梅笑笑说就是让漂亮的女孩子陪客人聊天。陶大美说她也不知道,她说度假村请了一家策划公司做特色服务策划,策划书上面就有这一项。
  陈红梅点点头说:“这种方法能让客人体会到回家的感觉,客人跟服务员成了朋友以后就有了份牵挂,还有不回头的道理。”
  袁非说:“还能让客人在精神上得到一种放松,初步触及到了真正意义上的休闲,在这方面,色情跟纯情比起来简直不堪一击。度假村以纯情作为特色服务,可以说创造了一种全新的境界。”
  刘长平过来把老婆拉到一边说:“长青哥十点半要单独见袁非。你跟他一起准备一下,到时候不要弄得太尴尬,让我今后不好替他说话。”
  陈红梅叫他放心,她说袁非不是一根木头,他是一个喜欢思考的人,他和刘长青会有话说的。她看看离十点半只有十多分钟了,就叫陶大美分配房间。陶大美说:“你们一共是三对吧,给你们三个标准间够不够?”
  陈红梅笑笑说:“行,你现在带我们去看房间吧。”
  陶大美带客人上了三楼,她叫服务员把房间打开让他们自己选。陈红梅要袁非先选,袁非说刘副总裁级别最高,还是你们先选吧。陈红梅说你不选就由我来安排,你跟林琳住305房;我们住306房。她问董正华他们怎么办?董正华看看苏小玉,苏小玉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们就住307房吧。”
  陈红梅叫住袁非要他马上跟她去见大老板。
  海翔集团董事长刘长青身材高大强壮,眉宇之间有三条表情深奥的针纹,针纹两边抑郁的眼神被雄赳赳的气度所掩饰。由于保养得好,他的饱满的额头光洁明亮,胖胖的脸上没有皱纹,整张脸看起来比他四十五岁的年纪要年轻十岁。
  袁非站在他的面前人生第一次感到手足无措。他回头看看陈红梅,这女子笑吟吟地站在他身后不说话,无论如何该介绍一下呀。袁非只觉得她不该不说话,由于心情紧张也没去细想这有多么不正常。他定定神发现刘长青身上那套银灰色西服比自己这套新西服要高级得多,前几天还以为可以进入上流社会的一套衣服,现在相比之下成了一钱不值的东西。
  刘长青终于开口说话了,他说:“你就是袁非。”
  袁非提提神说:“刘董事长,我就是袁非。”
  刘长青点点头道:“说说看,你怎么操作我们的林韵股份。”
  袁非整理一下思路,他说:“去年底的‘中科系’事件暴露了恶庄对中国股市的危害,管理层肯定会利用这次机会,好好打击股票市场里参与做庄的私募基金和集团资金。由于现在还有部分裙带资本没能撤出股市,还会有一波回光返照的行情,我估计会有几个月时间让这些资金跑路。等这些裙带资本撤得差不多时,大大小小的利空消息就会铺天盖地出现,整个股市自然就会暴跌。暴跌的结果就是私募基金跟集团资金全部套死在股市里,三年之内不给解套的机会。这些资金肯定有部分是融资得来的,百分之三十几的利息和融资主体的变更,不知道要杀死多少英雄豪杰。他们这些杂牌军被消灭以后,合法的公募基金、养老保险等大机构投资者组成的正规军再回到股市中来,让中国股市健康发展下去,走一波八年以上的轰轰烈烈的大牛市。基于这种思路,我建议下周就开始拉升林韵股份,在它出权以后利用绝对价位不高的优势出货,我们没有时间等八月份了。”
  刘长青温和地看着袁非说:“你的想法很好,请你具体说说怎么操作。”

  林琳一个人站在二楼的晒台上看董正华两口子在池塘边钓鱼。她凭女人的直觉发现袁非跟陈红梅的关系不单纯,两人眉来眼去用眼睛比用嘴的时候多,这那象上下级关系。林琳忽然觉得陈红梅就是这几年来一直横在他们之间的那个女人。
  刘长平也落了单,刚才陶大庆说大老板要单独见袁非,他满以为陈红梅带袁非上去以后会立即下来。他在房间里等了一会,明白老婆不会很快下来就去找陶大庆,他走到二楼看见晒台上林琳动人的背影,忽然产生出报复楼上那两个人的想法。他来到林琳身后,站了一会才说:“小林,怎么不跟他们一起去钓鱼?”
  林琳回头见是陈红梅的老公不免有些紧张,这人可是海翔集团的副总裁,她红着脸小声说她不会钓鱼。
  “走,我教你。”刘长平拉了一下她的手臂,林琳不自主地跟他来到池塘边。
  度假村的管理员看见刘副总裁要来钓鱼,急忙准备好鱼竿把它拴上钓线,穿上诱饵,小心地双手递给刘长平说:“你亲自来钓鱼呢。”
  林琳在刘长平身后“噗嗤”笑出声来,她本不应该出声的,可她实在憋不住了,刚才管理员的话太好笑了。刘长平把鱼竿交给林琳,他说本来想教她怎样上鱼饵,现在也没有机会了,他叫林琳把鱼饵放到水里就行。刘长平是真的想教她上鱼饵,最好是手把手的教她,他很想看看林琳这时候的反应。看来管理员这次拍马屁是拍到马蹄子上了。
  林琳拿着鱼竿试了几次都没能甩出去,她并不笨只是有些紧张。刘长平帮她握住鱼竿,带着她用力将鱼饵甩到了池塘中央,手有意在她的手背上过了一下。
  刘长平问她在哪儿工作?林琳说在工厂里。刘长平说可以让她来集团公司做事,林琳沉默着没言语。刘长平又问她以前做过什么?林琳说:“在一家小公司搞过销售。”
  刘长平说:“你可以负责我们下属企业的销售部门,如果有文凭,还可以负责一家分公司。”
  林琳说:“我是大学本科毕业。”
  刘长平说:“你这么漂亮又有本科文凭,到哪儿都能找到好工作,怎么会在工厂做事,多没劲。”
  林琳也说没劲。董正华这时钓着了一条大鲤鱼,苏小玉象个孩子一样欢叫着拿鱼网去网鱼。她好不容易总算网住了鱼却累得没有了力气,还是管理员过去帮她把鱼捞了上来。苏小玉把鲤鱼放进鱼桶里,鱼儿下水就一阵摆尾,溅出的水湿了她一脸,把她精心化的妆全破坏了。她嘴里骂着鱼儿拿着坤包去了洗手间。

  东山度假村为陈红梅他们准备了一顿丰盛的午餐。吃过午饭,林琳和袁非就回了305室。
  林琳打开电视看了一会,袁非看看没什么好看的节目就提议上床睡觉。他们脱了衣服钻进被窝规规矩矩躺了一会,林琳吞吞吐吐说出了上午刘长平要她到海翔集团工作的事,她说刘长平要她负责下属公司的销售部门,月工资在5000元以上。
  袁非听了心里不舒服,他说:“凭你的实力,这也不是在抬举你。不过,你要去海翔集团并不一定要他刘长平推荐。”
  林琳说:“他可是海翔集团的副总裁,是他先要我去‘海翔’工作的,如果我通过别的途径进海翔集团,这不明摆着会把他给得罪了。”
  袁非拍拍她的脸说:“你是不是真的很想到海翔集团工作?”
  林琳说:“厂里那种无所事事的环境早已经呆腻了,从你进海益公司那天起我就想挪挪地方,海翔集团当然是最好的选择。”
  “你单位怎么办?这次出来只有被开除了。”
  “开除就开除。我进厂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想跟你结婚生孩子,可你呢,你……”林琳说着在袁非肩上咬了一口,她低声喊着:“你浪费了我两年大好时光。”
  “跟我在一起后悔了是不是。”
  “就是,就是。你从来就没有爱过我,你只喜欢你那个陈红梅。”
  “小声点,我跟她……我们只是好朋友。有一个知己的异性朋友没什么吧,都二十一世纪了。”
  “别拿二十一世纪做秀,二十一世纪就可以有几个老婆了?”
  “说得多难听。我跟她可没有上过床,无论是认识你以前还是认识你以后,我用股票发誓。”
  “刘长平都说你们好得不得了。”
  “好得不得了也不能说明什么。”
  “你老实说,上次你关手机是不是跟她在一起,你们做过一些什么?不准想,快说。”
  “我们就是在一起谈股票,谈怎么开展今后的工作,其他什么也没做。”
  “你发誓,用你的股票发誓。”
  “我刚才已经发过誓了,我跟她真的没有什么。林琳,你吃她的醋一点也不应该。她是什么样的人?她是一个真正的美女,一个富有的美女,一个做董事长的美女,她还是海宁公司的继承人,亿万富翁的弟媳妇。最最重要的是因为她是海翔集团的副总裁、执行董事、有上千万身价的刘长平的老婆,一个有夫之妇。我就是吃了虎胆也不敢去摸这老虎屁股呀。”
  “我就不信你们在一起老老实实能坐那么久,我一点也不相信你们真的那么清白。你不愿意坦白我就去问刘长平,看他信不信。”
  “林琳,你这是干什么,你可别乱来。”
  “坦白交代。”
  “上级的姓名我知道,下级的姓名我也知道,可我就是不说。”
  林琳恶狠狠的在袁非手臂上拧了一下,痛得他眼冒金星鬼火上窜。他捂着手臂说:“林琳,我跟她不可能往那方面发展。你要明白一点,现在的事实是因为陈红梅的关系,我们的生活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上午,刘长青跟我谈了半个多小时,我给他的印象不错,只要这次能帮他把股市里的三个多亿资金撤出来,你进入海翔集团任个一官半职是没有问题的。”
  “失败了呢?”
  “不会的,我跟股票市场已经融为一体了。这七八年来天天跟他在一起,消耗了那么多的心血,他不会跟我过不去。”
  “你真的有把握?”
  “林妹妹,陈红梅是多么精明的人,她怎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刘长青更是人中俊杰,他今天都肯定了我的计划,你说还会有多大问题呢。”
  “你呀,没有一点专长,连起码的生存能力都没有,人也长得难看,我跟你在一起真的很委屈。”
  “你也是一个聪明人,能跟我这么久总是想到我一定会有出头的一天。是不是,林琳?”
  “没有想过。”
  “现在可以睡觉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