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翻字翻美眉


  小菊神气地说,大伯的公司都在很高档的地方。
  你去过那些地方呀?我问。
  小菊说,我只去过随园和燕园,但我知道还有其他地方。
  燕园?是做什麽用的?
  小菊捂住嘴道,我不能告诉你了,我妈不让我乱说的。接著神秘兮兮地补偿我说,这里的公司都是炒股票的,很有钱的哟;你们公司的徐总我见过的、还有沙经理、刘经理他们个个斯斯文文的,和你一样都是什麽博士硕士的,你们都很有学问喔。
  我问她,哦,那你怎麽不读书了啊?小菊不好意思笑说,读不进,不想读。为什麽读不进?是不是谈恋爱去了?没有,没有,我才没有。小菊急急地辩解。我又问小菊,你炒股票?
  小菊摇摇头说,不,我不会。我又问她,这家卓品公司也炒股票吗?小菊神秘兮兮说,是的,我妈不许我乱打听;但我知道吴总的路路通是专炒股票的。
  谁是吴总?我又问。她咯咯笑说,他有个怪怪的名字叫吴所谓,也有个怪怪的公司叫路路通,很有本事噢,专门给别人炒股票的,每次都赚钱;但他们不在华庭园办公,在那边──喏,就是那栋大楼,走过去要十分锺。小菊指指斜对面远方的一栋大楼。
  我们闲聊著离开了华庭园,从福田区到罗湖区,逛了有名的深南大道,参观了高大巍峨的帝王大厦。在一家繁华的商业场里,我买了三件衬衣、三条西裤、三条领带等正式衣物。二天後我就和刚才在华庭园见到的先生们一样,衣冠楚楚做个拿高薪的标准白领了,心情有点兴奋,也为身上穿著的牛仔裤和T恤感到惋惜,你们恐怕要经常休息了。
  路过化妆品柜台,我买了一瓶资生堂香水送给小菊;在音像柜台我买了几张CD,又挑了几盒磁带送给小菊。这个表妹丫头以後用的地方多著呢!我得笼络笼络她才行。重金收买女孩心,这也是当年我上海女朋友教我的。效果不错,小菊羞红了脸收下这些礼物,满脸露出不知如何感谢我的神情,她没想到我这个穷表哥倒挺大方的吧!
  逛到深圳书城,我想我可能用得著金融、投资、证券方面的书籍,也挑几本买了。
  任务一次性解决,我就没逛街的兴趣了,和小菊进茶坊喝茶、吃了两份套餐,避开了中午的太阳,四点左右才回到庐园。
  上305收拾完东西,我坐不住了,下楼来找小菊,可她做饭去了。
  我去外公房间看了看,外公仍象昨天那样似睡非睡躺在轮椅上,电视开著,三舅妈坐在一边织著毛衣,大热天做这个──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吧。大舅妈和陈医生坐在大厅里看电视,就贝贝不安分,一会儿大厅、一会儿餐厅、一会儿花园四处溜达,牵得大舅妈给著它东奔西走。三表舅戴顶草帽在花园里修剪花草树木,我看见花园角落里一小块空地长了一些葱和空心菜,估计也是他的杰作吧。
  诺大的庐园豪华是豪华,漂亮是漂亮,可就是有一股冷冷清清的气氛,甚至连电话铃声也很少听见。
  我在深圳有几个许久没联系了的大学同学,也有京都大学一些校友在这里,拉尔、百成、松鼠也把他们在这里同学的电话地址给了我,但我没去上班,现在联系实在早了点。而且外公和大舅妈已经这样了,请他们来此也是不合适的。一个人闲逛了一圈,直到小菊叫吃晚饭。
  晚饭後倒有事做了。先乘著夕阳的余辉,去小区转了一趟,天黑时回到庐园。我在阳台上看见小菊在花园的泳池里游泳,陈医生也穿著游泳衣坐在池边。大舅妈牵著贝贝也花园散步,贝贝眼睛热切地望著游泳池,跃跃欲试的样子。我不好打搅她们,回屋看了一会书,等她们离开了,才去底楼的卫生间换好衣裳进了花园。
  舒舒服服的游完泳,九点半回去,转到我的健身房里折腾了几十分锺,弄得满头大汗才出。
  冲完凉一看时间,已经十点半了。淘气在吗?我拿起电话拨通淘气的寝室,和淘气嘻嘻哈哈淘了一会,觉得心情舒畅多了。下面该干什麽呢?没什麽节目了。我是从来不看电视的人,唉!干什麽呢?还是只有上网乱逛吧。
  上了网,浏览了几则今日新闻。
  打开我的信箱,有拉尔的一封来信,他是这样写的:
  希文老弟:
  知你不错,甚感宽慰,看来你是借到了好风, 祝你早日乘上青天,我们都指望搭搭你的风了!!!
  我最近正在思考网站定位的事,究竟做个什麽网站呢?我们又从哪里著手呢?综合门户、电子商务,行业专业型,文化娱乐、招聘信息、搜索引擎等等,那一个有前途呢?这个前途还必须是省时、剩力、省钱、适合我们没资金没实力人做的,而且它也能赚点钱的、容易成功的网站。
  唉!我比较了好久,各种类型的网站都有优缺点,实在难以定夺了。我个人认为要做就做个大的,倾向於搜索门户站点或者电子商务型;松鼠认为做专业网站比较好,如化工网、食品网、建材网、房地产网什麽的;而百成认为网上书店最好,所售东西简单,容易保管、配送等等。
  你也帮著想想吧,我们靠投票解决。
  今年的电脑市场竞争非常激烈,我们公司计划为了保住销售额、增加市场份额,准备搞一场超人电脑促销活动。我们销售部门首当其冲,责任繁重,我每天要做计划、搞分析、写报告等,经常弄到二三点锺才能休息。上网的时间都很少了,别说翻字。公司为了促销活动的取得成功,还安排我们出去巡视和现场督导。我们部负责西南片区,估计下周我就要到西南各大中城市跑一趟了。这次是我们公司近年来发起最大规模的促销活动了,我算逮著机会了解和学习大规模的销售活动了,希望借此学到这整套的操作方法和技巧。
  你呢?还翻字吗?那里有後妹吗
  ──祝
  你在深圳的日子过得愉快哟。
  部里有台笔记本,出差我也带去,有空多E联系!
  ──拉尔
  我给他翻字回到:
  拉尔兄:
  你有策划、营销、公关方面的天才,相信你能学到你所需要的东西,并为日後所用。
  我星期一才去上班,现在很空。我去看了公司的办公地点,环境不错,希望我也能在新公司找到发挥的机会。
  住在大别墅里,人比较孤单,昨天就上网翻字了,等一会儿还准备去。有什麽办法呢?无聊和寂寞啊!有一个深圳的侯妹联系上了,正争取打靶,结果会怎样可也没谱。
  做网络公司的事,我会留心寻找资金的。
  我认为我们最好先搞过娱乐网站吧!因为上网的人大多集中在十几岁至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之间。特别是学生和白领阶层,他们上网和我们一样,其实也没什麽好干的,一好奇,东瞧瞧,西看看,二是娱乐休闲、找找好玩的东西。
  如果做新闻网站,看新闻不如看报纸,省费用呀;做搜索引擎已经有了雅虎、搜狐等,我们追不上了;商业信息、买卖信息站点更是多如牛毛,但信息的可靠性差,也挺难弄得。
  专业性网站也不是我们的长项,化工部门会有化工网,食品部门会有食品网,交通部门有交通网,钢铁部门有钢铁网,我们最後都做不过他们的。而文化、游戏、征婚征友等娱乐站点倒容易做了,也是多数上网人最需要的,从我们的上网史中也可见一斑了呀,哪怕搞搞聊天室也好啊,哪天不是挤满了人啊!
  我认为我们搞过中国快乐网或者中国友情网等等成功的可能性最大,你以为如何?这样我们可以天天翻字,既工作又娱乐,多带劲埃怎麽样?如果搞电子商务或者门户网站,我担心我们没这个实力,不够规模,有人光顾吗?
  祝你销售旅途愉快。
  
──希文
有一封松鼠的信,他写到:
  希文:
  你好!
  你的那家投资公司怎样?
  有点了解了吗?
  主要投资什麽项目呢?
  北京的网络公司越来越多了,虽然不赚钱,但有很多公司都看好这行业了,我估计网络经济有可能会成为今明年的投资热点。
  我们公司刚帮别人做了一个中外企业信息交流网,效果还不错,十几天已经有了三万的注册客户。为了扩大经营规模,增强竞争力,他们一直在寻求与人合作,但谈的多,谈成的少,多数投资者还是担心网络公司不能赚钱。你有机会也可以留意你那里,如有对经营网络公司感兴趣的投资人,可以先和他们公司(公司经理是我好哥们)谈谈合作嘛。
  和拉尔昨天见了面,他又催我拿出运作网络公司的方案。据我看搞网站最关键的是资金了,找得来资金,公司就有得做,没钱就没戏。所以最关键的问题还是去哪里找来资金。
  如果网站建设好了,增加访问量才是最重要的工作,有访问量就有人来做广告,但要把网站宣传出名声来,
  恐怕也要大量的广告费投入吧,否则谁知道你的名字啊?这都是要靠钱支撑埃第三,我认为网络公司靠出租服务器、收入网费、收维护费和制作网页等维持公司运作的时代也快结束了,许多网络公司为了争取客户,不断在扩充免费服务范围,网络公司收点钱太不容易了。看来网络业下一步竞争也将残酷起来。
  谁有资金谁挺过来,谁有名气谁易活。说到底一切关键都是资金,你是知道的,在资金上我是没什麽办法的,我还是乖乖的打打工、写写软件、做做技术支持吧!
  资金,资金,有资金,就有我们的网络公司,看你得了!祝你有办法!
  ──松鼠
  "哈哈哈…"这两家夥就把希望寄托在我这里了,我给你们一样,穷光蛋一个!你们还领了几个月的工资,我连公司的门还没进成,有个屁的办法!
  再继续看信,有一封是一个十八岁的广州女孩子发来的,她是个高中学生,网名叫青鱼儿,是我在情人谷翻上的,性格开朗、活泼,也是我南方的一个後妹。
  以前我们隔得太远了,可现在近了。昨天我给她发了一封信,想不到她今天就有了回信。
  她写到:
  天狐哥:
  你好!
  知道你来了深圳,
  哇!!
  我高兴得跳了起来,我们很近了耶,什麽时候来看我呀!?
  我可是听你的话,一直很乖的,只和女的网友聊天。
  你现在很近了也,要是你再不来看我的话,我就和别人聊啦,嘻嘻,让你空跑一趟,你可别我哟!
  准备好了给我来信,我去车站接你,陪你玩遍广州。星期日晚上我准备去"情人谷",那里还有我的几个好朋友,我们约好了的,你能来吗?
我们好好聊聊,我在那里等你,你一定要来!不见不散。
  ──青鱼儿
  我赶快翻字:
  亲爱的青鱼儿妹妹:
  你天狐哥为了你连滚带爬的南下,就是为了在敌人没到达前赶到。
  但你天狐哥现在粮草不足,没法远征。好妹妹,你可一定要坚持战斗喔,将阵地守到底,千万别让万恶的敌人攻占了去,不然你的过失就大了。星期日我去情人谷找你,在哥哥未来之前,不许和敌人暗中勾搭。
  ──想你的天狐哥哥
  还有一封是本地一个男网友来的,他网名叫"生死茫茫谁人知",是北京一家工业大学毕业的管理学研究生,比我大了五六岁吧,来深圳有了五六个年头了。我和他认识是在一个叫"越洋情线"的聊天室里。他一直是个夜游神,常半夜两三点以後来到越洋情线找女孩瞎捣一起。有一次越洋情线上只有我和一个叫"乌梅都都"的女孩子在翻字了。我使劲逗她,惹得乌梅都都快乐无比,哈哈大笑。那是一个公开的聊天室,他在旁边边看边用自言自语的方式翻上一些隐晦诗词和酸溜溜的话来感叹我和乌梅都都翻的文字,既笑我进攻的手段,也暗笑乌梅都都的故做幼稚和天真,还念叨一些被他篡改了的爱情诗词感叹爱情、人生的无常、变化和忧伤。
  搞得乌梅都都老问他什麽意思?我见他很有诗词歌赋方面和翻字成章的奇才,也没和他计较,何况半夜三更流连此地的人,多半都是一些睡不著的人,那有必要为这天南海北玄虚的网上翻字发怒呐。
  而且那乌梅都都是长沙一所军校的学生,只是我一个遥远的侯妹。所以我大方地邀请他同聊,可他不好意思,说声打搅了就走了。也许他去别的地方也没找到美眉吧,一会又来了,说看我们聊也有意思,请我们继续进行,他欣赏。以後,我们在那里又遇上了几次,没妹妹的时候我们也聊了聊,知道他也在北京读过书,彼此有了共同之处,认了学友。想想我到深圳後需要结识一些当地的朋友,昨天我也给他发了信。
  他在他的回信里写道:
  天狐老弟:
  你好!
  欢迎你来深圳,这是一个欲望城市,连空气里都漂浮著一股动物和金钱的腥臭、铜臭味儿,希望你习惯它!
  六年前,我和你一样,孤身下南方,寻求生计。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昨日仿佛就在眼前,细琢磨、勤思量,不知是是悲是喜?
  老弟和我当年颇似,既然你我有缘相识,言谈亦甚欢;英雄惜英雄,惺惺惜惺惺。
  做为学长和地主,我有心为你接风,给我来电:99855-123678,我的名字叫张可。
  ──生死茫茫谁人知
  我见他这麽客气,马上写到:
  张可师兄:
  非常的谢谢!
  初来匝到,人地生疏,有望张兄提携和点拨,不胜荣幸。
  待我安顿好,即与张兄联系。
  接风好意心领了,主要有机会向张兄讨教一二,我姓范名希文。
  再次感谢你的盛情好意!
  顺颂商祺!
  天狐──范希文
  处理完这些,快到十二点了。我跑到冰箱里拿来火腿肠、饼干和啤酒,边吃边进了缘份天空,没有见到风中百合的名字。我启动了一个新的窗口,去了情人谷聊天室。
  我找到一个老熟人风铃的女孩子,一搭没一搭和她翻字闲聊。约莫十二点半,风中百合飘然进入缘份天空。我大喜,立马告别风铃,向风中百合招呼。
  天天爱:亲爱的百合,你来啦,真高兴啊!
  风中百合:不去准备上班?天天泡网干什麽?
  天天爱:想你呀,你以为我为谁?
  风中百合:呵呵,有这麽严重吗?
  天天爱:上网有瘾,网上爱情更有瘾。你没瘾跑来干吗?
  风中百合:我只是聊天,没你这麽多爱。
  天天爱:假话,老实说:你有多少网友?有多少男朋友啊?
  风中百合:呵呵,网友有几个,男朋友也有几个。
  天天爱:哎,说实话,你每天这麽晚来泡网不怕上班迟到?
  风中百合:我不工作,
  天天爱:哟,是个富婆?
  风中百合:不是,不上班当然是穷人。
  天天爱:有男朋友吗?说真话,但别打击我,我天天爱很脆弱的。
  风中百合:有,我说过的。
  天天爱:他是干什麽的?有钱吗?看来有钱了,你都不用上班。
  风中百合:有一点吧。
  天天爱:真有啊?和他吹掉,我估计他不适合你。
  风中百合:哈哈,你是想说适合你吧?
  天天爱:对,我要是你男朋友,我就不让你上网和别的男人勾搭了。
  风中百合:他很忙,不怪他,我喜欢上网,天天爱:当然怪他了,半夜有什麽忙的?忙著和别的女人谈情说爱吧。
  风中百合:别谈他了,你说点好玩的事吧。
  天天爱:不,我想弄清楚,不然我不知道我为什麽感动不了你?我快失去和女孩子聊天的信心了。
  风中百合:算我不好,再给你道歉,我真的不想和人见面,只想找人说说聊聊,解解闷。
  天天爱:可我心里老想著你,怎麽办呢?
  风中百合:说真话,我不适合你的,你去找个年轻、活泼、可爱的女孩子吧。
  天天爱:你不年轻、活泼、可爱吗?我没发现你老呵。
  风中百合:哈哈,我很高兴,可我真的老了,人老、心也老,不会相信爱情了,你需要年轻活泼的女孩。
  天天爱:唉!你总说这些鬼话,让人听了就生气。你就不会说点温柔的吗?那怕假的也让我破碎的心里好受一点。
  风中百合:哦,假话你也爱听?
  天天爱: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风中百合:说什麽呢?
  天天爱:说你其实喜欢我的,你也很想和我见面,就是还没考虑好,等我考虑好了就和你见面,你耐心一点吧,我们女孩子总是很胆小的。你瞧,这样的话让人听了多舒服埃
  风中百合:哈哈哈,真肉麻,又是假话,我说不出口。
  天天爱:就当是安慰我一下,或者当你在编故事、是在打无意识的字。
  风中百合:我打不出、编不来。哈,你还喜欢自欺欺人?
  天天爱:下网之後你想起过我吗?遇见我高兴吗?不许说假话喔。
  风中百合:没有,一点没有。
  天天爱:做梦的时候梦曾经见过我吗?
  风中百合:没有,我不做梦,更不会梦见什麽爱呀恨呀的什麽鬼东西。
  天天爱:人有不做梦的吗?我都经常想你梦见你,你是什麽样子啊!你爱好什麽啊!你是什麽性格啊!你却没有,聊完就拉倒,真正奇怪了,说实话吧,我们没必要对著屏幕欺骗自己,喜欢别人不是什麽怀事呀。
  风中百合:唉!你真罗嗦啊,好吧,我说点吧,我偶尔也想起过你,我是在想你是个什麽样的人呢?
  天天爱:你想象中的我是什麽样的?
  风中百合:油嘴滑舌的嘴脸,花花公子的形态,哈哈哈,对了吗?
  天天爱:油嘴滑舌的花花公子还愁找不到女朋友?
  风中百合:你爱说谎话罢,谎话最後终究被人家识破,所以才天天恨没有爱了、要乱找爱了。
  天天爱:你看我象说谎话的人吗?没发现我很有真率、坦率、勇敢的优点。
  风中百合:当然象,很象,象极了。
  天天爱:觉得我有那麽一点的可爱吗?一点点。
  风中百合:不,一点不可爱,只是挺逗的。
  天天爱:想过有一天会爱上我吗?或者爱上屏幕里的我。
  风中百合:没,决不,我不会爱上一个虚幻的影子。
  天天爱:影子比真人更可爱,你不知道?
  风中百合:你好象懂很多歪道理,哪里学来的?
  天天爱:美眉那里,唉!经历了爱情的失败故事,我也学会了忧伤和哀愁。
  风中百合:哈哈,你也会露出忧伤的情绪?
  天天爱:因为你,我正踏入一条忧伤的河里,还要慢慢地走下去,我可能会被忧伤淹死。
  风中百合:活该,怪你自己瞎想。
  天天爱:我说的是真话?
  风中百合:我们别说这个了,说点别的好玩的吧?
  天天爱:这是一个很关键问题,我们已经可以撕开这冷冷的屏幕了,你为什麽就要把我们隔在时空的距离里呢?
  风中百合:因为伤害,我们都怕伤害,我不想伤害你,也不愿你伤害我。
  天天爱:你既没有爱,哪来伤害?你可以坦然待之呀。不过你总算说了句怕受伤害的话,我挺高兴。可我不会伤害你呀,我也不难看哦。
  风中百合:我不是这个意思,哼,不给你说了。
  天天爱:是怕失望?总想把我们之间的形象和感觉维系在想象和朦胧的位置上。
  风中百合:对,维系在朦胧里才是最美好的。
  天天爱:你真正喜欢的理想的爱人是什麽样子的?
  风中百合:我有了。
  天天爱:我说理想中的,不管你有没有。
  风中百合:象个男人吧。
  天天爱:太简单了,他该是什麽样的男人呢?
  风中百合:有责任感、安全感、有文化、有修养,文雅、温和、懂得体贴人。
  天天爱:要有钱吗?要帅吗?要有风度吗?
  风中百合:钱有一点,长的过得去,风度也有一点。
  天天爱:最好量化一下,钱要有多少?
  风中百合:你玩花招,干嘛告诉你这些?
  天天爱:我渴望了解你呵,你也可以了解我?我对你是公平的。
  风中百合:那你说你的爱人应该是怎样的?
  天天爱:我的爱人应该是温柔的、甜蜜的,有点点修养,却很聪明、有些幽默感、也要懂生活情趣。
  风中百合:哈,你的要求还不少,怪不得找不到女朋友,该!
  天天爱:正在找啊,已经找到了,只是她还躲风中犹豫,如果她敢出来,我就立马搞定她。
  风中百合:没意思,就知道说这些。
  天天爱:我们一定要把这个问题谈透、谈深,否则,我们的故事没法演下去,不对吗?
  风中百合:感觉和实际比起来,感觉往往是错的,你也好象说过这话,所以你还是实际一点吧。
  天天爱:但总要去证实一下呀。
  风中百合:可惜,证实真实是要付代价的。
  天天爱:这代价就是你不喜欢我,但你可以转身走啊,这没什麽大不了的呀。我天天爱决不拉你、哀求你,你完全可以放心。好妹妹,这条件优厚吧?
  风中百合:我从来没去过,我没勇气。
  天天爱:总的有第一次,什麽事都如此。
  风中百合:你见过几个女孩子?
  天天爱:好多,至少二十个。
  风中百合:她们这麽勇敢?
  天天爱:我不是坏人,她们也不是上刀山下火海,无非就是见见面,交得上朋友就交,交不上该干什麽还是干什麽呀。
  风中百合:我可不行,我胆小,怕怕。
  天天爱:我不象拐卖妇女儿童的人吧?
  风中百合:谁知道?坏人又没在额上写字,哈哈,这是你说的。
  天天爱:女人不是有第六感吗?你用第六感感一感。
  风中百合:网上感不出来。
  天天爱:所以我们要见面嘛,见了面你就感觉出来了。
  风中百合:啊,我困了,想走了。
  天天爱:给我来信吧,也许我们需要更多的交流才能打动你。
  风中百合:你先来。
  天天爱:好,我每天来一封爱的表白。
  风中百合:随你,能读读情书也不错的。
  天天爱:为什麽你这麽怕见面?我可从来没遇见过你这样的美眉。
  风中百合:见面太麻烦了。
  天天爱:不麻烦,你没和朋友喝茶聊天吗?就当我是你朋友中的一个吧。
  风中百合:你老是爱呀爱的,令人怕怕。
  天天爱:我心里就这麽想的,这是种神圣的感觉,你叫我怎麽办?
  风中百合:那你就别想。
  天天爱:不行,和你聊天我越来越有一种和我心中理想爱人说话的感觉了。
  风中百合:我是你理想中的人吗?
  天天爱:是呀,我说过多次,你怎麽就不相信呢?
  风中百合:奇怪,我反正觉得悬乎,面也没见就有爱了?
  天天爱:唉,你真是个不懂爱的女人,现代人都是跟著感觉走的。
  风中百合:不懂乱爱、滥爱。
  天天爱:乱爱可以纠正为正爱,正爱可以变成真爱,你不想试试???
  风中百合:嘻嘻,不想。
  天天爱:你怎麽老让我失望?是不是这麽让你觉得舒服?
  风中百合:有一点。
  天天爱:啊!我遇到了网上女骗子,还是一个虐待狂。
  风中百合:我没有,是你自找的,非要见什麽面?聊聊不是挺好的嘛。
  天天爱:没遇到你这麽胆小自私的妹妹,见面又不是要吃了你,搞不懂你怕什麽?
  风中百合:怕很多。
  天天爱:我以前也怕,总怕失望,可後来想通了,生活里那里没有失望呢?决不仅仅是网上,对吗?
  风中百合:是,可我还是不想,见面就是种打击。
  天天爱:唉!和你说话真累,不睬你了,再见!
  风中百合:再见!
  我率先出了聊天室,泡美眉也要常用欲擒故纵之计,吊吊你的胃口,反正网上美眉多的很,又不担心就缺少了你一个。还是先睡觉吧,改天再来玩玩。可这丫头费了我可这丫头费了我不少钞票、时间、精力了,真不甘心埃哼!我不相信我天天爱就不能把你翻出来


    

  上一页 

下一页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