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搭上疯牛车


胡吹笑道;"对,按一下就行--"瞿董事长伸手一按,指令发出去了。"好啦,您老再来这里看看,华大高科可是您把它拉停的哟。"胡吹笑道,拉他会到自己的桌边,打开华大高科的图形。果然,华大高科的股价线开始往上翘起,成交量急聚增大,眨眼功夫,卖单就被扫光,华大高科被七百多万买单封在涨停板上。瞿董事长瞪大眼睛望望屏幕,揉着自己的手指,半响没说话。华大高科是只高价科技股,八百万买单至少要动用二点七亿元以上的资金。小楼已经帮胡吹接了三只电话,催他接听。胡吹忙回到座位上,戴上耳机,又开始打电话。
 瞿董事长转了一会儿,瞧了瞧其它机上的华大高科图形,确认它确实纹丝不动地停在涨停板上,老脸上才露出一丝笑容道:"厉害,厉害!你们是做股票的人""好,你先等一会--,对不起,董事长,这边请--,请您先坐会儿--"胡吹放下耳机,指着沙发邀请。
  "不了,不了,您忙,您忙。"瞿董事长推辞道,双手拉着胡吹手握了握。"不瞒您老讲,下午它要跌停了,因为我要出货,如果您有它的话,赶快抛吧。"胡吹笑道。我看看时间,离上午收市还有十几分钟。
 "没有,没有,您忙,您忙,我不打搅啦。"瞿董事长忙客气地退出来,走了楼梯口,他感叹加赞叹道:"这一涨一跌会有六元多钱的差异啊,你们公司--很厉害啊。""呵呵,这只是其中一只呢。"我神气道。回到会议室,王副董事长和刘总经理望着喜滋滋的瞿董事长,满脸疑惑。瞿董事长没理会他们,笑呵呵对二舅说道:"好,李老板,各位老总,我们先签意向书吧,希望我们今后合作愉快;回去后,我们立即开会讨论,您们等着我们的好消息吧。"
下午,股市一开盘,胡吹就撤了307的买单,叫小乔、小楼慢慢地卖出,也陆续通知了其它的几个点,307的涨停板被打开了,收市时果然躺在跌停板上,307放出了天量,也是震幅最大的个股之一。我们立即做了统计,上周买入的307抛出绝大部分,只剩下309,308和306三只股票最多了,不知胡吹还会怎么弄它们。我最关心的是309,今天它又涨了6%,明天呢?胡吹拿报表去了三楼,一小时后下来,坐在位子上闷头吸烟、沉思,半响没有说话。金小姐推门进来了,问他:"小胡,怎么样?你怎么想的?""我也也担心会垮下来;今天刚把307出掉了,也没敢再进货。"胡吹有点烦躁的神态。
 "算了,安全一点,我们还是跑吧,别贪那么一点了。"金小姐劝慰道。"我担心时间不够,出不完,时间太紧了。""出多少算多少吧。唉!这段时间我也一直睡不好觉,总提心吊胆的;这市场太狂热了。我一个朋友说,她打了一天的委托电话都没打通,想卖卖不出,人都急死了。"金小姐叹气笑道。"是呀,一个多月了,马不停人不歇的,真是头疯牛。"胡吹自言自语道,然后叹气道:"就这么疯到什么时候呢?1800点、1900点、还是2000点?唉!我要好好想想啦,这疯牛会什么时候倒?倒在哪里呢?""老板请了王总、李总、周总过来,等会儿你再和他们交流一下,听听他们的意见,他们也急得不得了,嗳,这股市快把人搞疯了。"金小姐叹气道。
 门被推开了,吴所谓急冲冲进来,大声道:"你们有些什么消息吗?""你呢?"金小姐反问道。"咳,我这儿哪天不是什么都有,乐观的看一千八,看二千的;悲观的看回调的、看震荡的,各种都有,妈的,人都搞晕了。"吴所谓叫嚷道。"关键你怎么看?"胡吹追问道。"不知道,现在是恢复性行情嘛,我被搞得没方向了。到处都是内幕新闻、传言谣言、内部消息、大人物的讲话、小道花边。技术、图形、走势一点没用了,该涨的时候没涨,该跌的时候没跌,该整的时候不整,该调的时候不调,唉,全都在恢复,不知道要恢复到哪去呢?
  唉,我脑子反正是不够用了,就剩下提心吊胆。"吴所谓笑嚷道。"靠,那你的吴所谓通讯怎么办?成千上万的订户还盯着它呢?"胡吹笑骂道。"当然是继续吹好啦!不吹不行呀。唉,不瞒你们说,这次我也大跌了眼镜啊,我最先预计要在1500点左右调整,前几天又预计它要在1600点-1650点一带调整,可它偏不,一口气猛冲猛打猛恢复,现在摸上了1700点,1750点也是明后天举手之间的事了。唉!害得我被踏空者骂得狗血淋头,神探股评家吴所谓也露了陷,现在怎么办?报纸、股评左一篇恢复行情,右一篇1900点、进人2000年,全国人民都盼着恢复个够呢。大家都在唱上山上一片红旗飘,我那里敢乱唱反调啊。他妈的,这红旗到底能打多久?我也很怀疑,但心里跟股民们一样盼着它继续飘高吧,反正有政策支持,你赚我赚大家赚,天天都过年。这种市面倒是少有的,从没见过,也弄不懂了。我也吃了亏,不敢乱下结论了。想听听你胡大侠的意见呢,这1800点有希望吗?"吴所谓连连叹气连连叫嚷道。  "你不是一向惟恐天下不乱的吗?天天吹着涨,现在涨了又怕?你问我,我问谁去?我又不是大名鼎鼎股评家吴所谓先生?该你拿意见呐。"胡吹笑道。众人哈哈大笑,吴所谓脸不红心不跳,神气活现地笑道:牛市要有空头思维,熊市要有多头思维;实际操作中我一向对我的客户、我的读者负责的,我吴所谓还是有所谓的,当然不能乱吹了,我还得适当的提醒我的订户们。"金小姐长叹一口气,道:"唉!幸好我没干这个,要不会把我愁死的,该吃饭了,我可不管这些操心事了。女孩子的青春要紧,多动脑筋老得快,这么复杂的问题还是留给我们胡庄主和吴大师慢慢考虑吧。"吴所谓继续笑道:"我现在算汲取了教训,是两边摇啊摇的啦,少谈大盘走势,多谈个股,哈哈,这个股准了很多,订户们对我还是很信赖的。"说完又笑了起来。"你没听说什么消息吗?"胡吹问道。
 "有呀,有许多。老王叫我出,说他们准备跑了;老张叫我守住,说后面还有戏;老陈说肯定能上的,要上冲1800点呐,叫我不要急,大家共同进退;老周说赶快下吧,七月一日就要到了,不然来不及了。什么主意都有,每个意见好象都对,嘿嘿,我信谁?谁也不能信,谁也不能不信,可主意还得自己拿呀。唉!真麻烦!不过我也好过,奉令行事呗,你胡老板叫我出我就跑,你叫我守我就傻呆;男人动脑过度也老得快呀,对吧?金小姐。"吴所谓嘻嘻哈哈道。
 众人又哈哈大笑,金小姐扬手给了吴所谓一下,吴所谓躲开了,继续笑着催促道:"这个庄主难当呵!怎么样?胡庄主,红旗到底能打多久啊?你要拿出主意啊,我那里一大堆货呢,看见它们我就心惊肉跳啊。""不知道,不知道,吃饭,吃饭,吃饭才是大事。"胡吹笑道:"走,金致,跟我们去吗?
  ""不,你们去,老板还有客人。"金小姐扬手拜拜走了。"小文,我们走。"胡吹叫上我,和吴所谓三人出了门。
 我们驱车到了味鼎记,徐静强已经等在那里了,吴所谓说要看歌舞表演,没有去包房,坐了大厅一张台子,点好菜,上了啤酒。胡吹喝掉大半杯酒后,小声开口道:"老板下午和我谈了,要我两三天内清仓,还掉借来的钱,然后观望,你们怎么看?""真的?"吴所谓放下酒杯,压低声音叫了起来。徐静强也注意地望胡吹,问:"是不是有什么消息?""消息也有点,他的一些顾问、几个老朋友都让他见好就收,说即使有政策支持,可市场总归是市场,回调就在眼前了。也有一些朋友让他放心,说行情还能继续下去。他认为为了安全起见,还是先退出来看看再说。今天下午他做了这个决定。"胡吹点上烟,猛吸一口,徐徐道来。"行情是到了危险区,可这段时间里哪天不危险?但大盘就这么一路冲过来了,踏空者还多得很呐,涨了五六百点,还是没听说有多少人满意。不过出来也好,我们的仓位还很重,临近七一,确实很危险。"徐静强思索着道。
 "对,我也怎么看,撤出来好,反正我们赚了不少,等大家都想出来的时候,我们恐怕就来不及了。我们不用赌这一把,还是老板说的对,我们有的是机会。"吴所谓喝完一大杯酒,思考了一会儿,抹抹嘴认真道。基围虾上来了,胡吹边剥虾边说:"是呀,刚才我也在想这个问题,不能贪呀!前几年就吃了不少贪字的亏。这次我们已经赚了不少啦,用不着拼命搏杀。即使大盘后面真能上行,无非也就一百来点空间,没什么搞头,我们不必贪这么一点去亏大头。天下没有一直涨的股市,这是风险大于收益的事了!何况老板也表态了,他的消息渠道比我们多、也最可靠,我们还是执行更好。就按我们原来的计划吧,清完仓,把借的钱还给金致,还是用我们的那点钱捣捣个股好了,这样安全、省心,人也不用这么累。""什么时候开始出呢?"徐静强道。
 "明天吧,既然定了就要快,我想明天开始,用三天的时间把货全出掉,在月底前清得一干二净。我也担心时间不够用,但看这几天的成交量,接盘还是很踊跃的,也是我们拉高出货的好机会;所以小吴你明天还继续猛叫利多消息,吹大一点,掩伏我们顺利出货。"胡吹道。
  "行,我明白,就这么做吧,明天全反手做空。"吴所谓点头答道。"晚上叫我们来就为这事?"吴所谓道。"是,老板说这事主要还是听听大家的意见,也要我们投资委表决一下,二老板、金致肯定听他的,就剩我们三个了,恐怕我们三个也不敢坚持做多吧;当然,这由你们自己决定。"
  胡吹笑道。"扯淡,我现在也是坐在火山口上过日子啊,那敢象上次一样那么坚决的要钱,不是找死吗?"吴所谓笑道。
 服务员又端上来几道菜,大家继续吃喝。我一句话没说,闷头喝酒,尖起耳朵听他们的密谈。这信息太重要了,我得立即通知张可。"好哇,明天就想法怎么逃吧,我这几天也头晕脑涨的,心中发慌、发闷,唉!这是几年来没遇到的紧张时期。出来了,把小刘、小王、小林他们也叫回来吧,去了一个月了,也够辛苦的,最好放大家几天假,好好休息休息,怎么样?胡老板。"徐静强长吁了口气道。
 "行呀,只要我们能顺利撤退,我们可以歇息好一阵呐。"胡吹笑道。这时音乐响了,几个靓妹奔上台来,味鼎记的歌舞表演开始了,我们停止说话,目光朝舞台上望去。
 九点过,我们回到随园,大厅里没人。我们穿过走廊,走到屋外。花园里灯光明亮,晚风习习,笑语喧哗。凉亭里坐着大舅、二舅、金小姐和几个老板模样的人正欢快的聊天,十几个青年男女在游泳池里游泳、嬉闹,池岸边、草地上、走廊边的躺椅、树丛里的石桌旁或坐或站也有不少人在交谈。胡吹他们去凉亭聊天了,我没心思玩,脑子里思考着刚才胡吹他们的谈话,是今天通知张可还是明天?我们要不要逃光还是等等?这两天的行情不错呀。我独自在四周转了转,和几个认识的人打了招呼。小箐和小溪在泳池里叫我,我发现证券公司的王小姐也在,她朝我朝手。我过去,她脸上浮现出一片红晕,叫我下来一起游泳呵。我忙说还有事没有办完,说了几句话,赶快告辞离开了。
 钱还是最重要的,先把这个问题解决了再说吧。打定主意,溜出随园找一僻静角落,用手机拨通张可。他叫我去上海宾馆旁的一家春溢桑拿房找他。我骑着雅马哈赶到春溢,在一间包房里找到张可。他赤裸着身体躺在按摩椅上,一位小姐正在给他按摩。见我来了,他叫女孩子出去等一会儿。我把胡吹他们谈的内容简述了一遍。张可点燃一支烟,问我:"你怎么认为?""跟他们学,全逃光,躲过这一阵子,有钱还怕没机会吗?"我坚决地说,这么一结帐,我就是财主了,再不用过这提心吊胆的日子了。"行,李家酒他们这么强悍,消息自然也多,无风不起浪,全跑吧。"张可沉思一阵,下了决心。
 "明天都就动手吧,我估计他们要拨高出货,你看着抛过天花板价吧。"我把今天胡吹走307的事说了一遍。"好,明天争取在它涨停时干掉,唔,出来之后我们先结帐,下次还想做,你通知我就行了。"张可笑道。"好。"我心里一阵欣喜,钱就要到手了。
 "你也不用走了,洗个桑拿,按摩一下,再找个小姐玩玩,这里的小姐不错哦。就算为胜利我们庆祝一下,怎么样?"张可笑嘻嘻道。"好!刚才我进来时,看见一个小姐是挺棒的。"我喜形于色道。脑子里想起了上次和菲菲颠脔倒凤的情形,真过瘾啊!今天找一个妹妹来一场疯狂大战吧!
第二天,我早早赶到随园。九点时,胡吹就指挥人马填集合竞价的单子,准备把306、307、308、309拉出百分之四五的高开价。九点半,股市开盘后,306、307、308、309都是高开,然后不断上涨,直往涨停板上冲。沪市指数往1700点进攻,屏幕上红多绿少,国企大盘股受到强烈追捧。我翻开证券报纸和传真来的股评文章看了看,多是叫好声,舆论上仍然弥漫着狂热的气氛。
  十点左右,大盘指数走得稳健,层层上攻,上证指数跃上了1700点。这时胡吹下达了出货令,小乔、小楼和黑豆开始慢慢地卖出。我则收发着传真、伊妹儿,整理好重要内容的交给胡吹,他也顾不上看,认真盯着盘面,不停打电话对几个外点下达卖出的命令,偶尔,他也会停止出货或下大拉升的护盘命令。上午收市时,深沪两市成交量超过三百多亿元,看来今天又是一个放出天量的日子。下午,他继续指挥着小心地抛出战,抛一会儿,停一会儿,再抛出,行了,等一会……继续抛……
  收市一统计,我们的总仓量减少了三分之一,307光了,306,308,309等还有许多,而这几只股票的价格还微有涨幅,我们抛得并不过分,也可见市场的承接力度着实不弱。下班后,胡吹带着我与几个证券行的经理们吃了大餐,他们交流了信息,看得出他们对行情持有乐观态度,胡吹也没提他在出货的事,接着我们又去泡了酒吧,十二点才结束。半夜我才赶回庐园,急急上了网,打开信箱找张可的信,他的信很简单:十点十分,全空。
  这么说我们抛了过高板价,啊哈哈!我心花怒放了。躺在床上独乐了一会儿,再打开我本名信箱,有拉尔的信,哦?不会又是要钱吧?他可来得真及时,我急读内容:
 〖HTK〗希文:你的股票牛车怎么样?有我的网络飞机来得快吗?股市飞涨,网络股功不可没。现在我们的买卖网可吃香了,来公司的投资商们都快把我的门槛踏破了,但我对他们却不怎么热情,好女要找好郎君嘛!我要先完成增资扩股后才肯与他们合作。今天,我认为是实施这一计划的时候了。告诉你,我的腊梅自然美美容休闲公司以650万的价钱卖给了一家香港公司,哈,多谢了!上次说的二十万立马兑现给你。这次的增资扩股全在哥们内部实行,注册资本准备扩大到2000万。1比1认购,最后一次原始股东机会了。我和小梅准备增购640万股,松鼠两口子借来高利贷也要增购150万股,百成这小子最近很神秘,不知那里认识了一个富款(我估计还是个美眉),他口气好大,说要认购120万股。你是怎么打算的,立即抱上个数来。我希望我们哥们都能坐进头等舱。经过此次扩股,我相信我们的网络飞机可以正式起飞了。有了这些新增资金,我准备大力宣传和推广我们买卖网站,记得我们的征集的主题歌《买卖你之歌》吗?歌曲已经选好了,这是一首极富有个性化和感染力的好歌,打算花高价请妹力四射的香港歌手张野妹来主唱,哈哈,到时全国一播放,我们的买卖你网站就要全国、全世界的知名了,网站价值也要发生量子裂变了。这工作计划在七月底全部结束,你快准备量子吧!出得多发得多,来得少发得少,亿万火急!!!〖JY,2〗--拉尔〖HT〗
靠,鬼拉尔,就你厉害,我比不过你,你好象知道我赚了钱一样,又上门催债了。六百四十万加六十万就是七百万股,占了约三分之一的股份,他是铁定的董事长了。可我得超过松鼠和百成呀,这样我才能弄个副董事长当当。我立马翻出一行字来,给他回了信,发出。
〖HTK〗拉尔:谢谢你的股份,我祝你们成功!这次我搭上了疯牛车,赚了点钱,我想认购2百万股!这是至少的啦,稍晚几天再和你联系。
 〖JY,2〗--希文〖HT〗

接下来的三天,胡吹不断抛出手里的股票,各个根据点再没表格传来了,只是一串一串的阿拉伯数字,胡吹轻松了,上三楼做了汇报,下来通知徐静强,让他叫刘洛斯、小王、小林留下部分资金给留守部队,其余的立即带回来。接着他又打了一通通电话,和他平时联系热络的朋友们交换意见。他笑嘻嘻对他们说:"我们出场了,你们准备如何?剩下的钱我们不敢赚了,让勇敢者提前进2000年吧。"听口气,赞他的、骂他的、怪他的、惋惜他的、笑他的都有。
  打完电话,胡吹笑笑,叹口气自言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这就是市场,不知道最后谁对谁错啊?"但结果很快就揭晓了,刘洛斯他们刚下飞机,还没来得及把汇票交过来,大盘就猛跌下来,第二天继续跌。胡吹大喜,乐呵呵地说:"啊,太好了,真是这样,我们可以休假了;最好多跌点,等我们休完大假后再来抄的底。""哇,好也。"小乔、小楼、黑豆和我齐声欢呼。胡吹笑笑,趴在桌上写了张单子,叫我:"小文,你把这个给金小姐,请她签字。"我接过来一看,抬头是:员工工作休假差旅费补助申请报告单,上有胡吹、小乔、小楼、黑豆和我的名字,我的名字排在最后一栏里,金额栏上写着20000元。我才来高家庄一个半月,又当我半年的辛苦工资了。天上真会掉下了馅饼来的吗!我喜滋滋跑上楼,把单子交给金小姐。金小姐看了看,签完字,笑道:"小文,准备去那里玩啊?"我老实道:"噢,还没想好。
  "回到二楼,高家庄已是我来后从没有过的轻松欢腾气氛了。胡吹正讲完什么笑话,自己在笑,小乔、小楼、黑豆也笑的前仰后合。我刚想问,小乔已经乐呵呵跑到我面前,笑道:小文哥,刚才胡经理讲了个傻子讨媳妇的故事,笑死了,我讲给你听。从前,有三个疯子、呆子、傻子想娶媳妇,就一起找到老丈人。老丈人很生气,说你们三个傻子、呆子、疯子也想讨我女儿?老丈要赶他们走,他们不走,围着屋子转。老丈人怕了他们,就说好吧,我女儿在屋子里,你们谁能把她引出来,就嫁给谁。三个人叫了半天,都没人答应。疯子就跑去放火,逼她出来;呆子见了去找水,想灭火救她;傻子急得在门口大喊大叫。最后火熄了,人被烧死了,谁也没讨着。疯子、傻子、呆子坐在地上大哭,老丈人也哭,三个人觉得很奇怪,就对老丈人说我们死了媳妇才哭,你哭什么?老丈人哭道我女儿不在家,但我的房子被你们烧了,我怎么能不哭。你觉得好笑不好笑,嘻嘻嘻,哎哟喔,我笑死了。
 "哈哈哈……"我也跟着大笑。接着,小乔和小楼在商量去哪里玩?一个要去昆明,一个要去青岛,邀请我同去,还听我的意见。我说你们定好去哪里,我就跟着去哪里。我没心思想去哪里玩,只关心我的钞票。悄悄给张可发了伊妹儿。下午,张可给我来了信,约我晚上去原始社会森林酒吧。晚上,我去了原始社会森林酒吧,那是间装饰的就象名字一样的原始社会味儿浓厚的大型酒吧,墙上画满了原始森林、原始洞穴、原始狩猎和原始人烧烤的油画,酒吧的包厢、卡座也弄成了山洞模样,连女服务员也是原始人打扮,粗布短小褂子、兽皮小短裙。但身上粉白的小手和小腿怎么看也不象原始人。
 酒吧的摇滚音乐声很大,大概震耳欲聋、大吼大叫也是原始人的风格吧。舞池中间还有一大群男女伴着节奏疯狂地用原始人的动作扭动着躯体。张可一个人坐在角落里一张粗糙木桌子旁,桌上放着几小桶啤酒和几个装小食品的小粗陶碗。他递我一桶酒,凑近我耳边笑呵呵大声道:"喜欢酒吧文化吗?""一般吧,只是受不了太吵。"我也大声吼道。眼光朝进出山洞的酷男绿女们瞟去,最后落在对面一群装扮另类的原始绿女身上欣赏。"你爱跳舞吗?要不去扭一扭?"张可的兴致很高。
 "这个不跳,不喜欢,我爱和妹妹搂着跳有感觉的舞。"我瞄上不远处一个推销虎牌啤酒女孩子,她兽皮短裙下有一双白得耀眼的长腿。"哈哈哈……"我和张可哈哈大笑。"哦,那你以后可有机会了。"张可笑道。神色诡秘地从口袋里摸出一份成交单递给我。灯光很暗,我翻到末页,睁大眼睛一瞧,最末一行是一长串的数字。我担心认错了,口里默念个十百千万数过来,比万字多了三位,我眼睛模糊了,分不清是多少,这是我们的资金吗?"为胜利大逃亡,干杯!"张可笑哈哈嚷道。我举杯和他热烈地喝了,他又摸出一个小本子递给我--是个存折。凑在我耳边叫道:
  "小范,恭喜,恭喜,名车美女在向你招手啊。""同喜,同喜。"我笑着接过,急忙翻开看,上面写着范希文名字,金额栏里也是一长串小蚂蚁,我又默念了一遍,比万字多了两位,比万字多两位应该是多少啊?我忽然觉得胸闷、晕眩,有点透不过气来,忙端起冰凉的啤酒往嘴里灌。咳!爽心爽肺,我该感谢谁呢?上帝,我大舅,胡吹,张可,还是我自己?"别忙,还有密码,你猜是什么?"张可笑道。我摇头光傻笑,这张可高兴的有毛病了啊,这叫我怎么能猜得着?"上面有的,开户的日子,别忘了,不然你可取不出来钱。"张可笑着叮嘱道。"199971。"我瞄了一眼,心里默念了一遍,不会,永远不会,想忘也忘不了。

 


    

  上一页 

下一页

返回目录